读书的三种经历

2019-08-19 10:57:57 来源: 黄石日报

  柯玉升

  读、独、毒,三个字,一个音,是对“读”的理解。

  读书是有层次的,有走马观花式的读,有打发时光式的读,有装装模样式的读……这类“读”,是粗读,是略读。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读法。能乐在其中,自然有他们“乐读”之理。

  大凡读书人,是有过“读”“独”和“毒”的经历的。“独”,就是孤独,独处,耐得住寂寞,在形单影只中去寻找一丝读书的乐趣。

  最值得乐道的是巨著《红楼梦》的作者曹雪芹。过年了,邻家杀鸡宰羊,忙得不亦乐乎,可他浑然不知。家中升不了炊烟,他却不急,这等柴米油盐之日常事务交给妻子去打发。破旧的草房,漏风漏雨,御寒都成了问题,家中无钱请人修补,他将就着过。实在冷不过了,停下手头上的笔,以跑步的方式“暖身”。

  如果,他不“独处其身”,耐得住寂寞,巨著《红楼梦》将如何问世呢?我等之人,比不了曹公,但日常的繁杂事务着实叫人头痛。

  手机没电了,要去充。朋友聚会,邀请电话来了,推辞不去,搁不下人情,拉不下脸。还有纠缠不清的韩剧,难以戒掉的刷手机瘾……生活中的一切一切,都无法让人“独处”。有时候,连“静下心来,去读一点东西”的想法都成了奢望。

  去读一本好书,去写一点东西,让生活变得充实。读过文友的小文,总能在脑海里“放”上几天。没事的时候,静下来,在脑子里过一过。想了好长一段时间,自己手头上那段文字虽写出来了,总觉得词不达意。忽在某篇文章里,看到了想要表达的字眼,内心的激动和兴奋,无法言表。

  有了这等兴致,常找一些地方“独处”。给久违的身心找寻一个释放疲惫的途径,读书是最为优雅的选择之一。比如去市图书馆。从小镇出发,再转上一趟车,也不嫌麻烦。每月光临一两次,已成了雷打不动的规矩。当然,打道回府时,不忘在文化宫、老图书馆等地去逛逛。

  而“毒”呢?就是对自己“毒”一点,狠下心去读。读书是要狠得下心的,保持内心的清静,不受外物的影响。如果摆摆架子,装腔作势,哄得了他人哄不了自己。

  一个饱读诗书的人,都有一段被“毒”的经历。就如“头悬梁锥刺股”的战国时期政治家苏秦,如果不是那“锥刺股”的毒招,就没有后来的“任六国国相,佩戴六国相印”的美好光景。

  随便走出去,满街都是打折、中奖之类,似乎天底下有让人捡不尽的便宜,还有职场中的名利之争,所有这一切,就像面前挖着的一个个看不见的欲望之坑,等着你去踩、去跳。身在其中,如果没有“狠下心”的勇气,谁都不能“善其身”,更别提读书了。

  其实,读书是快乐的。它的快乐,在于 “一个人在战斗”。不像打牌,三缺一不行,与人“游戏”中难免发生纷争。读书就少了这份纷争,这是它的优雅之处,这种乐趣“众乐乐不如独乐乐”。

  如果一个人的精力都花在了读书上,就无暇攀比了。一个好读书的人,一切都会看得很淡。内心简单了,身心就会愉悦。所以,读书又是最佳的养生方式之一。

  宁可食无肉,居无竹,但不可无书可读。在繁杂的生活中,能找一块清静之地,去读一本好书,或静下心来写点文字。再奢侈一点,如果身旁有一杯氤氲弥漫的绿茶,妙幻的思绪随着氤氲之气涤荡开来,化作一行行铅字……此时,心会飞跃的。


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0条评论

全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