盛世点滴——读《行走大唐》

2019-08-19 10:58:35 来源: 黄石日报

  王虎

  能够完成《全唐诗补编》和《全唐文补编》的学者,一定是唐代诗文研究的大家,本书作者陈尚君治唐史数十年,梳理、咀嚼了大量的唐人所遗留的文字资料,在梳理这些唐人文字的过程中,发现了大量的流传已久的错谬以及今人的误解,《行走大唐》是作者在研究唐人文字的过程中对于自己治学方法、治学过程的总结和梳理,也是对于作者发现的古人和今人对于唐人、唐诗、唐文的误解和错谬的纠正与探讨,每篇文字言短意长,力透纸背。

  这本书也是“青青子衿”系列中的一本。“青青子衿”一词来自《诗经·郑风·子衿》,原文如下:

  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纵我不往,子宁不嗣音? 

  青青子佩,悠悠我思。纵我不往,子宁不来?

  挑兮达兮,在城阙兮。一日不见,如三月兮。

  一直以来,由于朱熹认定了“郑风淫”,因此从朱熹至明清乃至今天,大家普遍认为这是一首男女互相倾诉的“淫诗”。可是如果从汉代学者和文字看来,其实这首诗是讲“年轻人轻忽了学习,让老师们有点担心,希望他们回到学校,认真读书”。展现的是老师对学生的殷切期望。类似这样的谬误,给后世造成了很大的影响,而本书的很多文字也在力求改正这些错谬,还历史以真实。

  盛唐是一个伟大而开放的时代,充满旺盛向上的气息,每个人都感到了自己的不平凡,充分地表达自己。唐代诗人中,李白、杜甫名声很大,因此也拥有众多拥趸。唐人魏万(即魏颢),山东聊城人,隐居王屋山,号王屋山人。由于他久慕李白大名,于玄宗天宝十二年(公元753)年开始,遍访汴宋、东鲁,但是由于那时候通信技术所限,他没有遇到李白。后来他一路打探、跟随李白脚步从天台、越州至永嘉一路走来,最终在扬州遇到了李白。两个人见面后相谈甚欢,共游金陵。相聚短暂,依依惜别,李白留下长诗《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》,其中“黄河若不断,白首长相思”流传千古,表达了其与魏万惺惺相惜、依依惜别的感情。更不可思议的是感慨于魏万对于自己的仰慕、追随,李白将自己的诗稿的编辑权独家授予魏万,而魏万也不辱所托,尽心尽力,编成《李翰林集》两卷,将李白的诗文广泛传播,这一段粉丝追星的故事广为流传。

  从秦开始,人们开始追求长生不老、得道成仙,因此成仙的努力不断涌现,历久弥新。道教中的仙人成为大家追求的目标。八仙的故事广为传颂,其中韩湘子的原形是唐代著名文学家韩愈的侄孙韩湘,可是韩湘又是如何从一个普通人变身为一位仙人的呢?或许因为韩愈。韩湘生于公元794年,是韩愈侄儿韩老成的儿子。当韩老城中年病亡后,韩湘一直跟随韩愈生活。唐宪宗笃信佛教,公元819年,宪宗迎接佛骨来朝,朝野上下大肆宣讲,韩愈提出不同意见,发表了《谏佛骨表》,称佛骨为“污秽之物”,还说自古信佛者都不得长寿,惹得宪宗龙颜大怒,动了杀心,后来有人求情,改贬潮州。路途遥远,25岁的韩湘一路随侍南行,走到蓝田,韩愈百感交集,写下《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》送给韩湘:

  一封朝奏九重天,夕贬潮州路八千。

  欲为圣明除弊事,肯将衰朽惜残年。

  云横秦岭家何在?雪拥蓝关马不前。

  知汝远来应有意,好收吾骨瘴江边。

  韩湘送韩愈到达潮州后坚持学习,四年后考取了进士,金榜题名。然而韩愈公开贬低佛教,早已在佛教和道教内部引发愤恨,道教最终编织出紫牡丹变色并在花间开出了“云横秦岭家何在,雪拥蓝关马不前”两句诗点拨韩愈,促使韩愈大惊,而韩湘最终羽化成仙的故事。

  作者陈尚君数十年的主要工作“步武传统文史考据的方法,立足于当代学术的需求,着眼唐一代文学、历史基本文献的建设,期冀因自己的努力,巩固唐代文史研究的基石”,而作者也确实做到了这些。

  (《行走大唐》,陈尚君 著,广西师大出版社)


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0条评论

全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