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叶

2019-08-21 11:17:27 来源: 东楚晚报

  乔忠延

  进入秋天,树叶不再是群居在树木怀抱里的孩子。离别的时刻来到了,无边落木萧萧下,就是对这个时刻的形象描画。

  这时候才清楚,把树叶比喻为树木的孩子有些不恰当。孩子有传宗接代的功能,而树叶没有。承担传宗接代功能的是种子,种子早在树木和树叶共同供奉的滋荣中成熟了,远走了,正在积蓄活力,准备生发新的生命。

  树叶的离开是永别,是在和树木永别,也是和光明的世间永别。树叶的目标是落地,零落,零落成尘碾作土,和大地融为一体。从大地吮吸过乳汁的树叶,最终将还原为大地的乳汁。

  凡是离别都不无伤感,树叶呢?

  树叶的情感都很缠绵,它们牢牢牵拽树木的衣袖,没有劲风的撕扯绝不撒手,片片都依依不舍。

  不过,再依依不舍,再感情缠绵,树叶也不会违拗既定的规则。从下至上,从大到小,循序落地。一片,一片,一片片,脱落。脱落也是呵护,为呵护比自个晚来的那些小兄弟、小姐妹,而甘愿先行脱落。

  这就是秋天的树叶。

  这就是落叶的法则。

  落叶的法则维护着树木荣枯的规律,没有一片树叶,因贪恋梢头的滋荣而投机取巧、毁坏信誉。纵然是一千年,一万年,落叶永远恪守着不变的秩序。

  我想捡起每一片落叶,寄给每一个人,嵌进镜子里,每天面镜鉴容时都可以用落叶比照自己。


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0条评论

全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