戴开会:“光影”中放映出流金岁月

2019-08-22 09:30:22 来源: 今日大冶

        记者 周春明 文/摄

         TIM截图20190822093037.jpg

        从夕阳西下等到夜幕降临,原本静谧的乡村反而迎来了喧嚣。祠堂内外、广场空地,人头攒动,突然,一束从放映机里打出的亮光,瞬间让现场鸦雀无声,众人目光全被白色大幕上的光影所吸引,这是具有中国特色的乡村移动电影院一幕,也是51岁的戴开会现在每天都能见到的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从1985年到2019年,家住金湖街道马叫村的戴开会当了34年乡村电影放映员,也见证了中国农村电影的变迁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胶片放映到数字放映 变了设备不变情怀

        1985年,一座新的4层大剧院在金湖街道马叫社区转盘处拔地而起。那时候,电影对于广大农村地区的人来说还是个少见、新奇的东西。新落成的金湖大剧院,让当地及周边群众又多了一处娱乐休闲的好去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剧院落成了,需要对外招聘电影放映员,知道这个消息后,时年17岁的戴开会高兴不已。“当时我是第一个去剧院应聘放映员的!”戴开会告诉记者,从小他就对电影情有独钟。“小时候农村里真是没有什么娱乐活动,能赶上电影队到村里放一场电影,就是他最开心的时候,也是全村最热闹的时候。”戴开会清楚地记得,八九岁时他看的第一部电影《闪闪的红星》,里面的主角少年潘东子也成为了他儿时的偶像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湖剧院建成当年,戴开会顺利成为了一名电影放映员。“最早的电影胶片是易燃片,在运送和使用过程中要格外小心,放映的时候必须全神贯注地盯着片窗,防止断片、卡顿。”戴开会告诉记者,放映设备很沉,而放映过程中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换一次胶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最初,剧院用的是104型号的提包放映机,胶片较小,清晰度较差。1989年,剧院购进了一台505型号的座式放映机,特别重,不过胶片更大,图像出来的效果也更好。”戴开会接着告诉记者,那时他除了在剧院里放映电影,也到各个村组放,影片则多是农村百姓喜闻乐见的故事片、戏剧片、战争片等。

        2004年,国家广电总局电影数字节目管理中心成立。2007年,农村数字电影放映工程在全国大范围推广。电影数字节目管理中心官网数据显示,目前,全国已成立农村流动数字电影院线330条。

        戴开会告诉记者,数字电影放映设备内置高清影片,操作简单便捷。只要把电源接牢固,插入解码卡,按几个按钮,放映出勤率和放映安全率几乎可以达到100%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高峰到低谷再回高峰 换了岁月不换坚守

        “改革开放初期到80年代,电影特别受欢迎,谁家娶媳妇、过生日,甚至盖新房都会请我们去放电影。到某个村某个湾放电影,许多邻村的村民都会跑过来。而每次放映前撑开银幕的那一刻,大家就一片欢呼。”戴开会回忆起农村电影放映供不应求的“鼎盛时期”时兴奋不已,用他自己的话说,“这个职业当时可是很让人羡慕的,自己感觉也特别有面!”

        90年代,随着电视机、DVD、VCD的逐渐普及,农村电影市场逐渐失去了往日的红火。1993年,日渐萧条的金湖大剧院走完了它不长的“人生”。剧院倒了,戴开会也没了工作。“那时我很多同事都另谋出路,但是我不想转行!”戴开会心想,剧院虽然倒了,市场也在不断缩小,但终归还是有市场,这个事也总要有个人来做。出于对电影的热爱和这种朴素的想法,当年,戴开会自己拿出4000多元,购买了一台16毫米胶片放映机,继续在各个村组做起流动影院生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从1993年到2008年,戴开会一做就是15年。这段经历也被他自己开玩笑地说成是“自由散漫的放逐时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坚守终有回报。

        1998年,农村电影放映“2131工程”实施,提出在21世纪,实现在广大农村每月每村放映一场电影的目标。从2005年开始,“财政买单,送电影下乡”在全国推行。2017年起实施的《电影产业促进法》则再次强调,加大对农村电影放映的扶持力度,不断改善农村地区观看电影条件,统筹保障农村地区群众观看电影需求。

        2008年起,大冶着力推动“电影下乡”,也是在那一年,在外漂泊许久的戴开会进入金湖街道文体站,继续从事老本行。经历低谷,如今的农村电影市场在政策的利好之下又逐渐回暖,戴开会的事业也迎来了又一个春天。

        以他所在的金湖街道文体站来说,现有数字电影流动放映机两台,每年播放的影片数量在500部左右,观影人次达到40万以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如今快节奏的生活下,农村电影放映让村民有了重新聚在一起闲话家常的地方,再次找到了乡邻间久违的亲切感,更为重要的是,以超大银幕、高清画面、震撼音质回归农村的电影,又成了村民们眼中的‘香饽饽’。”戴开会这样告诉记者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反复播放到随便挑选 改了片源不改初心

        采访中,戴开会领着记者去到家里,现场展示了省里统一配发的数字电影流动放映机。只见他接上电源,插入数字影片解码卡,不一会儿,放映机下方的小屏幕就出现好几个选项,戴开会点击进入播放影片,多达几十页的影片数量可供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戴开会现在用的数字电影解码卡,每天晚上放映的影片都会在这个卡里,一机一卡、一人一卡,其他乡镇的电影放映员的卡,不能用在他的数字电影放映设备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天晚上放电影的时候,他的数字电影放映机上,有专门的GPS定位,还有自动拍摄不同角度的照片,数据会同时传到省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真的是太先进了。放电影比过去方便快捷不少,影片选择上也比原来丰富了不知道多少倍。”戴开会回忆道,胶片机时代,可供选择放映的影片较少,往往一部片子总是来回反复播。“当时我记得电影《少林寺》火遍大江南北,好多村民都想看。不过那会胶片得向大冶电影公司租,片源少,各个乡镇都等着要这部片子,我们也难得租到一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则大不一样,按照省里要求,农村电影放映得做到“一村一日一场”,可供选择的片子也多。在影片内容上,除农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故事片、戏曲片外,像《红海行动》《战狼2》《厉害了,我的国》这样的新片、大片、正能量电影的订购量也逐渐增加。

        根据电影数字节目管理中心发布的《2017年农村电影公益放映市场数据年报》显示,2017年,数字电影交易服务平台上共有4113部可供订购影片,较2016年增加426部,同比增长11.55%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戴开会会根据不同观众的需求放映电影,“比如不定期播放抗战片,让村里的老人回忆过去的峥嵘岁月;播放家长里短的喜剧片,让忙完农活的村民放松心情;播放反映经济社会建设成就的纪录片,让村民了解国家的发展动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34个春夏秋冬的坚守,戴开会深深热爱电影放映这份事业,他自费购买的那部16毫米胶片机,被他收藏在家里,现在还时不时拿出来清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34年青春韶华转瞬而逝,戴开会始终于光影变幻中坚守人生真义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0条评论

全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