觅得残本自得其乐

2019-08-23 10:11:46 来源: 黄石日报

  陆华

  退休闲暇时,我对收藏书报刊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痴迷,每周末都喜欢驱车到百里之外的古玩市场捡漏。

  一日我前往一观,好些店铺尚未开张。进得一家店里,看有一册线装书,请开柜一览,遇见一小箱残卷古籍。古籍破破烂烂,拿到手里都会担心碎掉。可能是聚书心切吧,鬼使神差掏出300元买了下来。回家后仔细整理,居然发现有3本《剔弊元音新编》,几乎接近全本。封面居中为竖体“剔弊元音新编”6个大字,下角注明“茂盛堂赵培梓改正新编门徒儒珍郭珍敬书”。从字面的意思来看,《剔弊元音》似乎是由赵培梓重新编撰过的,出版机构为茂盛堂,儒家门徒郭珍资助印刷。

  后来,我在网上四处查找关于这本书的资料,资料虽少却收获颇丰。柳燕姿曾在1992年《河北学刊》的增刊上撰文,文中对《剔弊元音》的来龙去脉进行了一番阐述。原来清初有一种重要的韵书叫《五方元音》,是河北省唐山人樊腾凤(字凌虚)在《韵略汇通》的基础上分合删补而成的。而《韵略汇通》又是山东掖县人毕拱宸(字星伯)为了“童蒙入门”之便,在兰茂的《韵略易通》的基础上进行分合删补而编成的。《五方元音》广为流传的并非是原本,而是两个增补本。一个是年希尧的增补本,一个是以后赵培梓的增补本。赵本叫《剔弊广增分韵五方元音》。实际上,《五方元音》是一部儿童识字课本,一直到上世纪四十年代,有些私塾或学校还用它做学童的识字课本。

  终于弄明白了此书的由来,虽然并非什么珍本,但还是让人高兴的。

  后来我将此书与一藏友分享,藏友小心翻阅后大赞。他说,这是木刻本,而非石印本。藏友指着书中的一些痕迹告诉我,石印本是清朝末年从西方传入的一种新技术,采用的是特制油墨,容易在图案上留下油渍,所以油渍是石印本的标志性特征。而这本书却通本不见油渍,可为木刻本的佐证之一。此外,木刻本一般为木板雕刻印刷,雕版使用久了容易出现断裂,书上会出现空白的断裂纹,而石印本却不会出现这种情况。这套书也确实出现很多断裂纹,可为木刻本的佐证之二。只是很可惜,这套书没有标明是哪个年代印制的。尽管接近全品,但还是有页码缺失,仍是残本,价值略显一般。

  我已经收获了发现的愉悦,自得其乐。但我将残本告诉老友时,他们表示不解。我认为作为古代文化的重要载体,残损的古籍虽给人们带来不少遗憾,但这些古代文明的碎片,亦能折射出中国悠久文化的丰富内涵。“百年无废纸”,收藏这类书籍的决心已经不可动摇,收藏并获得快乐。


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0条评论

全部评论